顯示具有 「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日本東芝21日選定晶片部門的優先買主後,將可取得約2兆日圓資金

日本東芝21日選定晶片部門的優先買主後,將可取得約2兆日圓資金,脫離財務崩潰的懸崖邊緣。但參與東芝競標案的銀行家與律師表示,東芝及股東別高興得太早,後續不確定性仍高。
買方集團成員有日本政府支持的產業革新機構(INCJ)、美國貝恩資本私募基金及南韓海力士集團。日經新聞報導,美日韓聯盟提議,讓INCJ收購東芝記憶體公司50.1%普通股,日本政策投資銀行(DBJ)也將持有16.5%股權,兩公司的多數股權將足以避免東芝記憶體的主要技術外流。
不過,金融時報報導,銀行界指出,「所有買方的開價都不完美,東芝只是沒挑選最差的對象,整個談判過程毫不自然;若此認定當前情況是整個過程的終點,實屬不智」。
未來的不確定之一,是東芝與美國合資夥伴威騰電子間的爭議日益升高;威騰試圖以這項交易未得該公司同意而封殺此案。威騰21日發表聲明指出,「將繼續保護合資企業的利益,保留對此案要求禁制令救濟及仲裁程序之權利」。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鴻夏戀何時簽約,全球關注,有分析師提出鴻夏戀接下來的四套劇本

鴻夏戀何時簽約,全球關注,有分析師提出鴻夏戀接下來的四套劇本,預估鴻海可能等夏普被清算,以更划算價格買下夏普液晶面板事業。
巴倫周刊報導,券商Jefferies Group分析師Atul Goyal提出,鴻夏戀接下來可能有四套劇本。第一套劇本是銀行團接受鴻海提出的所有條件,包括降價、砍訂金等,雙方於3月31日前簽約。對鴻海來說,這是最滿意的答案,機率約50%。
第二種可能是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回頭參與討論。不過,因INCJ已解散相關夏普團隊,可能性極低。
第三種可能是銀行展延3月底到期的5,100億日圓債務還款期限,並繼續協商。最後一種是夏普因債務違約進入清算,這部分機率從原先小於5%大增至30%-40%。
市場預期,第四套劇本若成真,鴻海可以更低價格買到夏普的液晶面板事業。該分析師更以2012年鴻海曾簽署協議收購夏普10%股份,後來卻以股價下跌拒絕付款為例加以分析。
鴻夏戀持續延燒,市場人士分析,鴻海可能朝該分析師所指第一套劇本方向進行,銀行團、夏普接受鴻海提出的條件,鴻海收購夏普後,立即協助夏普後續重建之路。不過,市場預估,收購日期可能會延到4月、夏普公布財報後。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鴻海希望夏普兩家主要往來銀行追加支援,為夏普將來的可能虧損做準備

日本媒體九日報導,鴻海希望夏普兩家主要往來銀行追加支援,為夏普將來的可能虧損做準備。鴻海先前與產業革新機構競爭時,提出對兩債權銀行負擔較少的條件,獲得銀行代表的外部董事背書,日本輿論認為這是鴻海勝出的主要原因。
媒體報導,本月底夏普有一筆周轉資金及債務等共五千一百億日圓要償還,瑞穗及三菱東京UFJ銀行考慮展延貸款,鴻海還希望銀行團降息、提供新的融資額度,銀行團正在討論,很可能會接受。夏普公關表示,「協商內容無可奉告。」夏普與鴻海至今僅在原訂的簽約截止日二月廿九日共同發表過一次聲明。
另一方面,鴻海原先提出收購兩主要銀行一千億日圓分的夏普優先股,現要求重新調整,包括降低股價。報導引述鴻海方面的話說,九日已來不及召開夏普董事會,雙方代表最快十日以後才能簽約,也有報導說延到下周。

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在鴻海清查來自夏普的「或有負債」清單後,未發現有重大問題

日本朝日電視台5日報導,在鴻海清查來自夏普的「或有負債」清單後,未發現有重大問題,最快可在本周簽約。同時夏普社長高橋興三將負起經營不善之責,辭去社長一職。
夏普已決定在鴻海旗下進行經營重建,但是最新傳言說,高橋興三為了負起經營責任,已向周邊人士透露想辭職的意願。
鴻夏戀起於片山幹雄擔任社長期間,在發表鴻海與夏普合作一個月後,片山升任會長(董事長),交棒給奧田隆司,2012年7月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個人出資土界十代工廠,並續與片山等人協商購股事宜。後來,奧田不接受鴻海以股票市值入股,一年後鴻夏戀破局,高橋把奧田拉下馬當社長。
郭台銘一年前接受「東洋經濟」周刊專訪時被問及高橋,稱讚他是優秀業務員,「但(高橋)成為社長一年半,都還不能改善夏普的經營狀況」。他說,「高橋恐怕也是會做到領退休金離開,換下一任,這就是夏普經營的惡性循環」,對日本公司的領導接班文化有意見。
不像官民基金的「產業革新機構」當初所提紓困條件,要求現任的經營團隊全部辭職,鴻海說不會撤換高層,與一般外資作法不同。日本輿論都猜測鴻海是一時安撫人心,最終仍會換成自己信任的台灣團隊。
據傳高橋等夏普出身的董事討論紓困案時,較支持「產業革新機構」的紓困方案,但鴻海開出的條件佳、金額大,在外部董事的大力背書下,仍由鴻海出線。

2016年3月1日 星期二

鴻海暫緩與夏普簽約,需錢孔急的夏普若無法獲得數十億美元的注資

鴻海暫緩與夏普簽約,需錢孔急的夏普若無法獲得數十億美元的注資,月底恐面臨資金短缺危機。
彭博引述消息來源報導,夏普有5,100億日圓(45億美元)的信用額度與貸款,將於本月31日到期。
銀行團要夏普及早敲定紓困協議,以便貸款展期。
夏普最遲必須在下周與鴻海達成協議,瑞穗銀行、三菱東京日聯銀行等主要債權銀行才能給予夏普展期。
法國巴黎證券首席信用分析師中空麻奈說:「夏普拿不到錢什麼事也做不了,沒人幫忙的話可能彈盡援絕。但銀行不太可能對夏普見死不救。」
鴻夏戀糾葛成了日本產業史上最詭譎的奇案。
鴻海與日本政府出資的官民基金「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纏鬥數月,直到上月25日夏普董事會才決議接受鴻海收購方案。
然而鴻海數小時後又宣布暫緩簽約,理由是必須釐清自夏普收到新資訊。
據了解,夏普在召開董事會的前一天,告知鴻海有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導致鴻海最後一刻緊急縮手。
夏普多年來呈現虧損、亟需金援。
根據彭博彙整的資訊,夏普手上的現金截至去年12月底止僅剩下2,085億日圓,截至3月底止的年度預計虧損逾1,000億日圓。

2016年2月29日 星期一

夏普傳出有高達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導致鴻海臨時暫緩與夏普簽約

夏普傳出有高達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導致鴻海臨時暫緩與夏普簽約。市場人士認為,夏普不僅太陽能事業可能有潛在損失需認列,旗下面板事業在歐洲、美國等地也都有官司正在進行,潛在的訴訟費用與賠償金額等,都是鉅額或有負債的來源。
市場人士預估,夏普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最大來源可能與面板相關事業相關,以群創與友達等台灣面板廠為例,面臨美國及歐盟等地的反壟斷訴訟罰款金額,單一面板廠罰金便超過250億元,相當於近840億日圓的龐大數字。
由於官司纏訴的過程中,很多細節都需要釐清,若夏普面板事業在歐洲、美國的訴訟敗訴,恐怕要負擔金額不小的賠償費用。
日媒報導,夏普也擔任員工住宅貸款保證人,這部分的債務是125億日圓。先前購入的太陽能板原材料,因已簽署無法轉賣的契約,若將來這些材料不能使用,預估也將損失283億日圓。
此外,夏普可能的負債清單還包括日本政府可能要求徵收的稅負、智慧財產訴訟,及夏普與競爭對手打專利侵權官司的潛在賠償等。
由於尚難評估相關風險對鴻海的影響,華爾街日報日前指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2月24日收到夏普未來財務風險評估電郵,信上列出「或有負債」,當時會議室裡的數十人都「氣瘋了」。

新設直接對社長高橋興三負責的「協業推進擔當」(策略聯盟主管)職位

普昨(29)日公布新人事令,新設直接對社長高橋興三負責的「協業推進擔當」(策略聯盟主管)職位,以掌管新成立的「構造改革實行本部」(組織改造實施本部),未來將專責與鴻海談判。
業界人士解讀,夏普新人事令,透露該公司建構更單一簡化的對話窗口與鴻海協商,希望促成鴻夏戀成局。
根據夏普規劃,新設的「協業推進擔當」將由夏普六位常務執行董事中,擔任電子事業部門「夏普電子公司」會長的藤本俊彥接任,藤本俊彥未來將領導夏普與鴻海談判,並監督後續合作。
夏普先前傳出因未事先將龐大的或有債務告知鴻海,導致鴻海暫緩簽約。市場預期,隨夏普新設立的策略聯盟主管走馬上任,並專責與鴻海談判及雙方後續合作,鴻夏戀未來方向更為明確。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南韓三星集團2013年成功參股夏普,藤本俊彥可能扮演臨門一腳的角色,隨三星投資夏普,也讓郭台銘與夏普關係一度降至冰點。

就在鴻海宣布暫緩簽約後,夏普股價連日崩跌

就在鴻海宣布暫緩簽約後,夏普股價連日崩跌,三個交易日股價縮水25%,昨(29)日收在每股129日圓。夏普股價若持續下跌,是否將牽動鴻夏之後簽訂的合約內容、甚至是鴻海是否會降低併購夏普的價碼,也是市場關注焦點。
由於夏普股價持續下跌,距離上周四夏普董事會決議接受鴻海投資方案,鴻海將以每股118日圓認購夏普發行的新股比較,兩方的價差持續縮小,若以昨日夏普收盤價計算,折價幅度為9.3%。
為使鴻夏簽約順利,夏普29日公布新人事異動,將設立專責與鴻海談判的新職位。夏普將於3月1日新設直接對社長負責的「協業推進擔當」(策略聯盟主管)職位,以掌管新成立的「構造改革實行本部」(組織改造實施本部)。
新設的「協業推進擔當」將由夏普六位常務執行董事中,擔任電子事業部門「夏普電子公司」會長的藤本俊彥接下,藤本俊彥未來將會領導夏普與鴻海談判,並監督後續合作事宜。
不過,消息人士指出,夏普24日寄給鴻海的文件當中,包含先前未公開的或有債務,金額約3,000億日圓(26億美元),使鴻海對這件價值估計58億美元的併購案急踩剎車。在夏普爆出有「或有負債」之後,替「鴻夏戀」添增了更多變數。
至於夏普傳出的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市場人士認為,夏普或有負債除了包含太陽能事業之外,面板事業夏普在歐洲、美國也都有官司正在進行,這部分損失暫時難以估計。
市場人士預估,夏普這100項的「或有負債」總金額約3,500億日圓,可能最大部分是與面板相關事業有關,且因為官司纏訟很多細節都需要釐清,若歐洲、美國的訴訟若輸的話,夏普恐要負擔金額不小的賠償費用。
此外,日本媒體也報導,夏普本身也擔任員工的住宅貸款保證人,這部份的債務是125億日圓。另外,先前購入的太陽能板原材料,因為已經簽署無法轉賣的契約,所以若將來這些材料不能使用,預估也恐將損失283億日圓。

夏普股價自鴻海宣布暫緩雙方簽約以來,至昨(29)日的三個交易日累計已跌掉25%

夏普股價自鴻海宣布暫緩雙方簽約以來,至昨(29)日的三個交易日累計已跌掉25%,鴻海認購夏普新股的折價幅度因而縮小至8.5%,加上夏普爆出高達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在潛在風險擴大、入股價差縮小下,鴻海是否會與夏普修改入股合約,備受關注。
鴻海與夏普並未對此說明。彭博報導,鴻海仍持續與夏普磋商,尋求解決之道,其中一項可行方案,是修改先前已獲夏普董事會批准的援助提案,但若併購案內容有任何重大改變,將必須再次獲夏普董事會表決通過。
夏普是在上周四(25日)的董事會後,公布全長31頁的日文聲明,決議接受鴻海投資方案。
鴻海原將以每股118日圓發行新股,由鴻海集團以總金額4,843億日圓(約新台幣約1,452億元)認購,鴻海集團藉此持股夏普65.91%,成為最大股東。
此外,若加上鴻海將承接夏普主要兩家往來銀行瑞穗銀行與東京三菱日聯銀行手中夏普優先股的半數、以及其他日本金融機構手上持有的夏普債權,據傳金額達1,000億日圓,估計鴻海投資方案總金額約7,000億日圓(新台幣約2,100億元)。

據外電報導,鴻海收到的文件列出了總金額高達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

鴻夏戀一波三折!據外電報導,知情人士透露,鴻海、夏普整個周末都在努力挽救鴻夏戀交易案,且有一個可能是修改夏普董事會上周已經批准的提案,而一旦併購案內容出現任何重大改變,都必須再重新獲得夏普董事會表決通過。唯該人士表示,目前談這些還言之過早。
夏普董事會25日通過接受鴻海紓困,但關鍵的「或有負債」文件,導致鴻海宣布暫緩與夏普簽約。夏普3月底將面臨5000億日圓的融資債務到期,而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又已宣布結案,將讓夏普只剩鴻海可以紓困,3月起進入談判最後關鍵,且鴻海手握發牌權。市場預期,雙方仍有機會達成共識,結盟指日可待。
據彭博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鴻海是否降低併購夏普的價碼,或出現其他方式改變併購方案,都還言之過早。雖然外電日前指出,鴻海與夏普簽約期限將延至3月7日,但鴻夏昨發布聯合聲明指雙方並無設定簽約日期。鴻海並指出,雙方「都努力在實際可行的原則盡快達成令人滿意的協議。」
鴻海重申,公司24日才收到夏普遞交的一份新的關鍵文件,其中絕大部份內容在雙方過去協商時從未被提出或告知。但雙方團隊目前正就相關事宜進行協商,希望釐清現況,並達成完善的解決方案,仍期待交易盡快達成圓滿結果。
據外電報導,鴻海收到的文件列出了總金額高達3500億日圓的「或有負債」,但鴻海基於保密協議,不予評論。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鴻夏戀再生波瀾,夏普社長高橋興三昨天結束兩天一夜的深圳道歉之旅返日

鴻夏戀再生波瀾,夏普社長高橋興三昨天結束兩天一夜的深圳道歉之旅返日。據了解,鴻海的查帳先遣部隊昨啟程赴日,釐清夏普的「或有負債」等財報內容;並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三月初赴日簽約,完成「掃雷」。
據了解,鴻海表達需要時間釐清夏普的「或有債務」細節,這一點,鴻夏雙方已於龍華總部結束的會談中,達成共識。
針對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指出,鴻海與夏普簽約期限將延到三月七日。鴻海昨晚否認,表示雙方並未約定這個日期。
「鴻夏戀」這部上檔四年餘的連續劇,原訂廿六日雙方簽約後,可結束馬拉松式的苦戀、步入禮堂,上演完美結局。不料,廿四日夏普一封「關鍵文件」遞交鴻海後,再為情海掀波。鴻海緊急發出「暫緩簽約」通知後,夏普董事會廿五日仍通過選擇鴻海紓困案的決議。
原本與鴻海競爭,也提案支援夏普的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廿六日宣布結案後。讓鴻夏這部拖棚的苦戀戲碼,從鴻海一直採取主動的「急娶」夏普。逆轉換到高橋興三廿六日親自倒追至鴻海龍華總部向郭台銘道歉,形成夏普如今「趕著嫁」的主客易位態勢。
鴻海昨天派出「查帳」的先遣部隊,進駐夏普展開前置作業。儘管夏普期望簽約日期定在三月七日前,但鴻海堅持,需待釐清相關債務疑點後,才會敲定後續的簽約時程。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夏普社長高橋興三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已會面並達成延後協商的協議

鴻夏戀曲折不斷,昨天深夜日本「每日新聞」報導,夏普社長高橋興三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已會面並達成延後協商的協議。由於鴻海原先的競爭對手─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昨天已宣布結案,這代表夏普只剩鴻海一個選擇,去面對三月底即將到期的一千五百億台幣債務。
鴻夏戀昨天高潮迭起,早上七點半不到,鴻海就發出聲明,表達暫緩簽約但仍期待交易圓滿達成;十點廿一分,再聲明說有關三千五百億日圓或有負債,因雙方簽保密協定,不予評論。
這期間,夏普也公告說,三千億日圓或有債務不是夏普說的,並強調協商過程把該講的都講了。豈料,鴻海到了傍晚六點廿八分,馬上又聲明新的關鍵文件,絕大部分內容「從未被提出或告知」,但還是強調希望交易盡快達成。
到了深夜,日媒就報導雙方達成協議,協商延到三月上旬的消息。
傍晚五點多,原本提案支援夏普的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宣布結案,這代表,夏普只剩下鴻海的方案可以紓困。
INCJ會長(董事長)志賀俊之在東京回答記者追問時說,在做盡職(Due Diligence)調查時,有調查一般性的「或有負債」,他不清楚夏普給鴻海的清單內容,所以不知是否有產業革新機構掌握到、但鴻海沒掌握到的內容。
日媒報導,夏普三月底時,將有五千億日圓(約一千五百億台幣)的融資要償還,在急需資金下,夏普已緊急派主管與鴻海磋商,希望打破暫緩簽約的僵局。
夏普昨呈交東京證交所的聲明中說:「本公司正與鴻海談判簽約,包括交叉審核本公司不同業務的狀況,也包含或有負債等的潛在風險」、「本公司根據會計規則,適當地透過財務報告揭露或有負債。」
夏普董事會廿五日決定接受鴻海的收購協議,但幾小時後,傳出鴻海發現夏普有先前未揭露的債務問題,因此暫擱置交易。夏普股價昨收盤挫跌逾百分之十一,連續第二天重挫逾一成。鴻海股價也開低,終場因外資力挺拉尾盤,收七十八元,下跌○點五元。
市場傳出,受到簽約「暫緩」影響,高橋興三昨天率領夏普代表團赴陸,下午抵達鴻海深圳龍華廠,親自向郭台銘解釋,並商討收購計畫細節。
鴻海強調,雙方團隊包括鴻海的財務顧問JPMorgan、法律顧問Baker&McKenzie目前正就相關事宜協商,希望釐清現況並達成完善的解決方案,鴻海仍期待此次交易儘快達成圓滿結果。
據了解,夏普在召開董事會的前一天,遞交新的「關鍵文件」給鴻海,揭示多了一百多項、三千五百億日圓的財務風險,讓鴻海最後一刻緊急「縮手」。
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報導,郭台銘廿五日在新北市土城總部,與幾十位幹部開會時,收到夏普寄來的一封電郵,就是外傳「關鍵文件」,郭董當場憤怒不已。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鴻海收購夏普成定局,為日本電子大廠首度被外資購買

鴻海收購夏普成定局,為日本電子大廠首度被外資購買,與1999年日產汽車瀕臨破產、法國雷諾汽車以54億美元收購股權,組成策略聯盟的模式類似。一般預期,日本政府干預這項民間合作案的機率低。
日本除了農、林、漁、牧業,或核能等少數行業的海外投資案需經主管機關審核之外,其他產業投資案並專責主管機關。故鴻夏戀只要台灣主管機關投審會核准後就算生效。
儘管如此,日本有其「隱形審查」機制,例如這次鴻海的競爭對手是日本「產業革新機構」(INCJ),其背後出資者就是日本經濟產業省(相當於台灣的經濟部),在與鴻海競價中,不斷抬高價碼,增加鴻海併購門檻與困難度。
鴻海收購夏普,堪稱日本產業史上第一回,是日本電子大廠被外資購買的最大筆交易,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林幹雄代表日本官方證實,鴻夏聯姻已經成局。鴻海買夏普的案例,與1999年日產汽車瀕臨破產時,法國雷諾汽車以54億美元,認購日產汽車36.8%股權、成為最大股東的模式相似。

日本百年電機大廠夏普同意讓鴻海併購,關鍵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提出有說服力的成長遠景

日本百年電機大廠夏普同意讓鴻海併購,關鍵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提出有說服力的成長遠景,斡旋間對外發聲製造「非我不可」氛圍,而帶有官方色彩的對手「產業革新機構」(INCJ)方案僅解燃眉之急,INCJ並刻意低調避免給人「日本政府帶頭抵抗外資」的印象,氣勢先輸一截。
郭台銘一月底赴日說明鴻海構思的重建計畫,強調鴻海與國外大廠的合作關係,有助拓展夏普市場,自信及遠景打動夏普外部獨立董事,逆轉情勢。在此同時,鴻海給兩家往來銀行瑞穗及三菱東京UFJ很好的條件, 也承諾以帳面值收購日本大銀行出資的基金(JIS)承銷的優先股。
另一方面,夏普獨立董事強烈質疑INCJ能否充分提供夏普成長所需資金,INCJ進入二月以後緊急增設兩千億日圓的融資額度。不過,他們要切割夏普的面板部門,及配合經產省政策整併夏普及東芝的白色家電部門,拆解夏普非經營團隊樂見。外界質疑是用納稅人的錢去拯救經營不良企業,僅解燃眉之急。
談判過程中,官方出資的INCJ承續日本官僚作風,不主動對媒體說明,只被動地簡單回答夏普案,資訊揭露少,日本媒體報導不得不集中在鴻海,幾乎讓人忘記這是一樁「三角戀」的搶親案。
郭台銘還準確地拉攏在台灣有十多年往來的瑞穗銀行,訪日之際私下拜訪瑞穗高層主管,一月下旬集團社長佐藤康博開始對身邊的人說,「夏普應該公平檢驗兩方的提案,外資強烈關注此事。」甚至有人說,若選擇INCJ的方案,可能被股東控告。

台灣鴻海成功併購百年電機大廠夏普,關鍵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提出有說服力的成長遠景

台灣鴻海成功併購百年電機大廠夏普,關鍵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提出有說服力的成長遠景,斡旋間對外發聲形塑「非我不可」的氛圍。反觀鴻海對手「產業革新機構」(INCJ)的提案,僅能解燃眉之急,過程低調避免給人「日本政府帶頭抵抗外資」的印象,氣勢先輸一截。
郭台銘1月底赴日說明鴻海構思的重建計畫,強調鴻海與國外大廠的合作關係,有助拓展夏普市場,其自信及遠景打動夏普外部獨立董事,進而逆轉情勢。在此同時,鴻海給兩家往來銀行瑞穗及三菱東京UFJ非常好的條件,也承諾以帳面值收購日本大銀行出資的基金(JIS)承銷的優先股。
另一方面,夏普獨立董事強烈質疑INCJ能否充分提供夏普成長所需資金,INCJ進入2月以後緊急增設2000億日圓的融資額度。不過,他們要切割夏普的面板部門,及配合經產省政策整併夏普及東芝的白色家電部門,拆解夏普的作為非經營團隊樂見。外界質疑是用納稅人的錢去拯救經營不良企業,僅解燃眉之急。
談判過程中INCJ承續日本官僚作風,不主動對媒體說明,只被動地簡單回答夏普案,資訊揭露少,日本媒體報導不得不集中在鴻海,幾乎讓人忘記這是一樁「三角戀」的搶親案。
郭台銘還準確地拉攏在台灣有10多年往來的瑞穗銀行,訪日之際私下拜訪瑞穗高層主管;1月下旬集團社長佐藤康博開始對身邊的人說,「夏普應該公平檢驗兩方的提案,外資強烈關注此事。」甚至有人說,若選擇INCJ的方案,可能被股東控告。鴻海與INCJ的競爭,高下立判。

鴻海7000億日圓銀彈進入夏普,創日本電機大廠被外資企業收購首例

鴻海7000億日圓銀彈進入夏普,創日本電機大廠被外資企業收購首例,更牽動台日韓供應鏈及全球科技版圖的關鍵角色。
郭台銘未來如何帶領夏普這家百年企業,並完美整合技術及文化與鴻海集團,成為鴻海下一階段事業重點。
依日前計畫,鴻、夏最快月底前簽約完成。
郭台銘曾說,鴻海與夏普的關係已有七、八年,是長期經營而來,為夏普案,扣除過年,他有三分之二時間都在海外,因為相信勤能補拙,鴻海和日本還會有許多合作及案子,會用行動來證明自身優異的經營能力及企圖心。
郭台銘紮根日本極深,包括攜手夏普經營大阪堺十代廠,牽手日本軟銀合作投資太陽能事業、代工日本軟銀的情感機器人Pepper、在日本成立研發中心等事業,長期牽動台日產業鏈及全球科技市占表現,日本NHK亦曾以「郭董的進擊」紀錄片來分析。
分析師認為,鴻海如今入主夏普將可掌握面板關鍵技術,夏普亦可深化大陸市場,鴻海、夏普和蘋果將形成鐵三角,對抗韓國三星和LG;另外,鴻海集團也可望取得夏普LTPS關鍵技術,得以掌握全球智慧型手機中小尺寸面板的主要產能,並在大客戶蘋果公司心中奠定更不可或缺的龍頭地位。
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林幹雄表示,夏普確定接受台灣鴻海集團收購,雖然INCJ的提案也很好,但相信夏普在考慮各方面因素後才做出決定,他對夏普未來的營運增長抱有希望。

2016年2月24日 星期三

日本夏普董事會廿四日無法決定要接納台灣鴻海或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

日本夏普董事會廿四日無法決定要接納台灣鴻海或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的出資案,廿五日續開臨時董事會討論,「鴻夏戀」能否修正果,關鍵在十三名董事。
「東洋經濟」網路版分析,十三名董事各有立場,導致鴻海與革新機構的「搶親」至今沒有結論。本月十二日的臨時董事會,親革新機構派力圖翻盤,遭親鴻海派董事抵抗,鴻海在這樁收購案仍占上風。
日媒分析,雙方提案精神天差地遠,鴻海是整體收購的「救濟」案,革新機構是欲拆解整編的「支援」案。若夏普被鴻海買走,連帶影響日本其他電機大廠未來,比如東芝的白色家電部門與夏普整編無望,可能跟著求售給外資。
董事會中有四人是夏普代表,雖從社長高橋興三以降都嘗到二○一二年鴻海入股反悔的苦頭,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間的信賴度薄弱,但恐難抗拒鴻海這次提出的七千億日圓收購計畫及不撤換經營團隊等條件,畢竟選擇革新機構案等於要「砍自己的頭」下台,且後者的紓困方案是注資三千億日圓並融資兩千億日圓,遠不及鴻海提的價碼。
夏普兩個主要往來銀行推派的董事也意見不同,三菱東京UFJ銀行曾力主日本面板業整併,雖然要放棄債權,仍大致支持革新機構的提案。瑞穗銀行就不同了,他們與鴻海在台灣有十年以上往來,賣個人情有助雙方長遠交往,更何況鴻海不要求銀行團放棄債權。
少數支持革新機構的董事包括經產省出身的半田力,經產省是革新機構的主管機關,擔負保護旗下「日本顯示器」的責任。
立場最尷尬的是日本大銀行出資的基金(JIS)推派的外部董事、JIS董事長住田昌弘及社長齋藤進一,兩人都支持投向鴻海懷抱。革新機構提案JIS承銷的優先股轉換為普通股,鴻海說會以帳面值收購,從JIS利益考量,該選鴻海。在公司法上他們可能屬於特別利害關係人,革新機構有人表示不該讓兩名股東參與議決。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正在進行經營重建的夏普大致上決定將接受鴻海的紓困案

鴻夏戀是否修成正果,最快今(24)日揭曉。外電昨日報導,夏普主要往來銀行放話,若夏普最終選擇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那就不用談了」。市場解讀,日方銀行團支持鴻海,鴻海結親成功的氛圍愈來愈濃烈。
鴻夏戀沸沸揚揚,日本媒體高度關注鴻夏戀動向,幾乎每天都有相關報導。以目前日本媒體的報導內容來看,鴻海較占優勢,市場普遍看好鴻海將結親成功。
日本每日新聞昨天報導,正在進行經營重建的夏普大致上決定將接受鴻海的紓困案,要納入鴻海旗下進行重建。但夏普隨後發表聲明否認,也未經鴻海證實。
每日新聞報導披露,夏普將在今天舉行的例行董事會上,就鴻海的提案內容進行議論,最快今天就會做決定。若夏普真的決定下嫁鴻海,將成為史上第一樁日本電機大廠藉由被外資企業收購,進行重建的案例。
報導並指出,夏普主要往來銀行,也是以鴻海的提案為主軸和夏普進行最終協商。一名夏普主要往來銀行幹部向日本媒體表示,「若最終夏普選擇INCJ的話,我們(銀行)就將撒手不管了」。
鴻夏戀先前一度降至冰點,這次舊情復燃,鴻海為了證明會遵守契約內容,已預先交付1,000億日圓(約新台幣300億元)保證金給夏普,但遭夏普否認。夏普指出,該公司仍同時和鴻海與INCJ進行協商,並否認收到鴻海的1,000億日圓的履約保證金。
外電稍早報導,鴻海向夏普所提出的最終版援助案總金額達6,500億日圓(約新台幣1,950億元),其中5,000億日圓將作為收購夏普股票以及事業重建的資金、1,000億日圓用來收購夏普主要往來銀行所持有的夏普優先股、500億日圓用於雙方共同營運的堺市十代面板廠土地收購等用途。

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他說,郭台銘花了很大的心力,INCJ感到很佩服

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會長志賀俊之表示,很佩服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對夏普紓困案的努力。
他說,郭台銘花了很大的心力,INCJ感到很佩服。
外電報導,夏普採取與鴻海優先協商,志賀俊之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他說,鴻海是台灣的公司,夏普所持有的資訊量少,所以要付出更多心力調查、協商,INCJ認為這樣的過程是對的。
志賀俊之強調,INCJ所提的方案,對夏普、股東、員工、對日本而言,都是很好的方案。至於是否會被夏普選上?他引用郭台銘在台灣所說的「盡人事,聽天命」,笑著說:「我現在的心情也是聽天命」。
他強調,現在只能靜默等待,希望夏普的股東,能冷靜地做出最佳的選擇,現在是夏普做「人生抉擇」的時刻。

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

鴻夏戀持續升溫之際,夏普已派約十名高層幹部來台拜訪鴻海土城總部

市場昨(15)日傳出,鴻夏戀持續升溫之際,夏普已派約十名高層幹部來台拜訪鴻海土城總部,與鴻海高層會商,雙方並做最後的談判與評估,但未獲鴻海證實。
華爾街日報2月初曾披露,夏普幹部預定2月15日來台,昨天在鴻海土城總部門口,也被電子媒體拍攝到疑似夏普幹部一行人進入鴻海總部大樓。市場預期,夏普一行人將與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鴻海副總裁戴正吳等高層會面,針對鴻夏戀進行相關談判與評估事宜。
郭台銘日前透露,29日將有詳細簽約的內容細節,市場解讀鴻夏戀將在當天有最終答案。業界人士認為,若鴻海與夏普在2月29日正式簽約,夏普社長高橋興三和郭台銘會再和媒體見面,向外界說明未來發展等細節。
夏普2月4日董事會結束後,郭台銘當機立斷決定飛往日本,2月5日再度前往大阪的夏普總部拜會夏普高層,雙方展開將近九個小時的馬拉松會談。雖然目前看來在郭台銘展現誠意、親自出馬後獲得夏普的好感,但是鴻海的對手—日本官民基金「產業革新機構」(INCJ)並未坐以待斃,仍積極爭取入股夏普。
外電報導,夏普內部挺INCJ的勢力再起,夏普於2月12日舉行的臨時董事會上決議,除了最有可能出線的鴻海之外,夏普也同步和INCJ展開正式協商,將在2月結束前,決定要接受哪一方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