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政治學常引用英國男爵艾克頓的名言,形容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

政治學常引用英國男爵艾克頓的名言,形容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則形容權力是最終的春藥。安哥拉執政卅七年的總統多桑托斯,絕對是這兩個有關權力描述的代表人物,但他卻在日前做出長期執政的非洲領導人鮮少做過的決定,就是選擇不參加今年八月的總統選舉,而是退休歸隱。
安哥拉在一九七五年獨立後,就陷入內戰衝突,首任總統內托在一九七九年過世後,多桑托斯就成為這個前葡萄牙殖民地的領導人,以至於今。在國際社會調停下,安哥拉叛軍在一九九一和政府達成和平協議,也舉行總統選舉,多桑托斯於第一輪領先,取得絕對優勢後,叛軍領導人拒絕接受選舉結果,回到叢林再啟內戰,直到二○○二年喪命才告終結。
多桑托斯所屬的執政黨在二○○八年的國會選舉中獲得壓倒性勝利,原本預定次年的總統選舉並未如期舉行。執政黨隨即修改憲法,明訂只要政黨取得國會多數席次,其領導人就成為總統,多桑托斯也在二○一二年國會選舉後,再度連任。原本,大家預測他會在二○一七年繼續執政,至少做到二○二二年,但沒想到他卻決定告隱山林。
事實上,當多桑托斯在兩年前宣布不會競選連任時,許多觀察家都懷疑這是否為他真正的意圖,畢竟非洲過去執政超過廿年的領導人,幾乎沒有是退休下台的。象牙海岸、加彭、幾內亞、多哥的國家領導人鞠躬盡瘁,死在任上;馬拉威、尚比亞與甘比亞的總統則是在多黨民主選舉中,遭到選民唾棄;布吉納法索、突尼西亞和埃及的軍人出身執政者,則被人民起義推翻;剛果民主共和國(薩伊)及利比亞的獨裁者則是在內戰中被迫流亡或擊斃;真正選擇退休的僅有塞內加爾及坦尚尼亞兩國的國父,他們分別在位廿及廿一年,兩人離開權力時,身體都還健康。
許多執政超過廿年的現任非洲國家領導人,並沒有下台的打算,他們不是早已將總統任期的限制廢除(喀麥隆、查德),就是修憲延長任期(剛果共和國);不是操縱選舉、作票舞弊(烏干達、辛巴威、赤道幾內亞),就是根本不舉行選舉(厄利垂亞),因此像多桑托斯這樣願意離開權位,誠屬不易。
在多桑托斯任內,安哥拉成為僅次於奈及利亞和阿爾及利亞的非洲第三大產油國,然而油元收入並沒有大幅改善這個國家人民的生活,七成以上的安哥拉人每天生活費用不到兩美元,但多桑托斯卻是全非洲最富有的總統,個人擁有兩百億美元資產,他女兒的財產價值高達卅八億美元,是全世界最富有的黑人女性。
安哥拉是非洲排名前幾個最貪腐的國家之一,多桑托斯利用從跨國企業開採該國的豐富石油蘊藏獲取龐大利益,如今他指定國防部長為其接班人,難道真能在下台後全身而退嗎?即使他移居海外,也不見得就能確保平安無事,若是有足夠的貪腐證據,他的資產仍有可能遭到凍結,而本人也會被引渡受審。
我們為何要關注與中華民國從未有邦交的安哥拉?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是我國在非洲大陸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超過南非及奈及利亞兩個設有代表處的國家。不知道我們向安哥拉進口石油時,多桑托斯是否也從中獲利?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