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4日 星期六

一元復始,春節期間傳出立法委員看鈔票不順眼,想要提案修法

一元復始,春節期間傳出立法委員看鈔票不順眼,想要提案修法,改變「看膩」的孫中山、蔣中正頭像。這個想法可以看出民代的眼界與格局。
先談眼界,自從虛擬貨幣觀念出現後,雖然先後問世的遊戲代幣及比特幣等尚不成氣候,但貨幣數位化已成為一思考的方向。我在二○一四、一五及一六年初曾三度撰文,建議中央銀行研究電子貨幣發行,該行反應似頗猶豫;去年三月張善政院長也曾指示研究,而央行在嗣後立法院的訊答時,則表示世界各國都未真正發行電子貨幣,央行有收集各種資料,認為由民間發行較不妨礙創新云云。
民間發行固然創新空間較大,但仍只是利用現有通貨的電子載具,畢竟不是Legal tender(法償貨幣),而且貨幣型態由貝殼、金屬、貴金屬再轉為紙鈔,有朝一日轉為電子型態,非無可能。短期來看,電子鈔票與實體鈔票並存—所謂部分貨幣電子化,極可能是一項務實的選擇。我在二○一五及二○一六年文章中所列理由及英格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與發行局長的說法,都在指出此一趨勢不容忽視,對貨幣政策也有助益,預為研究實有其必要。
春節前傳出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主導的數位貨幣又有進展,已完成數位貨幣模擬運行環境。其實人行早在二○一四年即成立數位貨幣小組,積極布局,並在一五年完成系列報告,遍及數位貨幣架構、關鍵技術及法律考量等,嗣並於一六年一月廿日舉辦的數字貨幣研討會中,做出可降低發行成本、提升經濟活動便利性、減少洗錢,乃至提升央行對貨幣供給控制力的結論。所以最近出現新進展的報導,並不令人意外。
立委如對目前鈔券已經看膩,不妨拒領拒用,但如真正心在國家,就應提案朝貨幣電子化(或至少部分電子化)方向改進,如此除上述好處外,「看膩」問題也無形中消失。
談完眼界,再說格局。縱然立委平時不注意國外發展,而執意要改變新台幣的外貌,也不必祭出只會造成內傷的意識形態炒作。目前我們使用的鈔票名之為新台幣,係因民國卅八年時,戰後常見的惡性通膨作祟,台灣物價一年間變動達千倍。當時財政廳長嚴家淦為穩定局勢,規劃發行新貨幣,但幣制改革不是只印新鈔即可,尤其在人心惶惶之際,必須要有堅強的發行準備。家淦先生乃冒不韙,在國共內戰正熾時,向蔣總統要求撥付黃金八十萬兩作為發行準備,外加美金一千萬元為外貿兌換準備,出乎多數人意料,總統竟然同意做此調度,使新台幣順利發行,金融得以穩定,奠定台灣後來經濟發展的基礎。
所以即便「目光如豆」只看新台幣外觀,蔣中正或嚴家淦的頭像放在鈔票上,並無不妥。這點歷任央行總裁應該知之甚詳,「沒有嚴家淦,就沒有新台幣」,立委如有格局,就應有些緬懷先人的胸懷,至少要建議加印有家淦先生的鈔券。
民代見縫插針,想搞意識形態,可以理解,但總要有點眼界與格局吧!(作者為東吳大學法商講座教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