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標題上這個名詞,它源自於美國憲法有關設置宗教所引發的法理論述

標題上這個名詞,它源自於美國憲法有關設置宗教所引發的法理論述。這次川普的移民禁令遭聯邦上訴法庭打臉,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此行政命令可能違反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所保障的宗教自由。該條文規定「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確立宗教或禁止信教自由…」。我們若按英文直譯,可將這部分條文讀作「國會不得制定確立國教或禁止信教自由的法律」,前者被稱為「確立國教條款」,後者為「信教自由條款」,統稱「宗教條款」。
根據憲法第一條增修條文原意,所謂「確立國教條款」,其實是「不得確立國教條款」,也有「解除國教」意思,因此有人將此視為美國「政教分離」依據,但後者並未出現在憲法條文中,因此最合理翻譯,應為這是一個「禁制設置條款」,意味著美國是擁有宗教自由的國家,但政府不得設置一個類似英國早年的國教,但也隱含它不得偏袒任何宗教。後者的法理基礎,即如果政府能夠保持中立,或是對個別宗教都能給予同等尊重,政治和宗教無需如傑佛遜總統所宣稱應有一道隔離的牆,這就是反對禁制設置或反對解除主義(Antidisestablishmentarianism)。
基本上,自由派主張政府與宗教應當完全分離,保守主義者反對禁止設置條款,認為政府與宗教間存在的是一條線,而不是牆,只要政府維持中立,就不會與憲法牴觸。舉例來說,保守派強力主張的教育券,就是家長可以從政府得到他們孩子就讀私校的補助款,被自由派視為是政府間接設置國教,因為大部分私校都是教會學校,教育券讓這些學校招生更方便;同時還可以將原本補助學校的資源,用於其它與宗教有直接關係的事工,而與憲法牴觸。不過,支持教育券者則認為只要政府沒有歧視不同宗教信仰的附設學校,就沒有違憲疑慮。
這次聯邦上訴法院判決中,三位法官作出一致性裁決。他們認為一條法律或行政命令有宗教而非世俗的目的時,就違反禁止設置條款。同時他們認為這項禁令有為美國非伊斯蘭主流宗教背書的附帶意涵,讓穆斯林認為他們不屬於美國政治社群。事實上,川普從未以宗教為由,簽署這項被視為是反穆斯林的禁令,同時如果確實有此動機,則應當不僅有七個國家,而會涵蓋其它多數信奉伊斯蘭的國家。不過,由於川普在競選期間曾多次提及要對穆斯林頒布入境美國的禁令,因此他很難撇清這項質疑。
川普一定非常不滿,認為這些法官也如同長期把持政治的華府政客一般,屬於建制派,必須要清除。川普的「排乾沼澤」,事實上就是要推翻建制派人物,也排斥、甚至要棄置他們長期的政治主張,可以說是另一種的disestablishment。然而,從川普引用體制外人物進入白宮,所引發的政治紊亂,讓許多政治觀察家堅持,建制派有維持政治運作順利正常的功能,不應被汙名化,這樣的主張也可以被視為是Antidisestablishmentarianism。(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