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創新產業中有「亞洲矽谷」,後來改為「亞洲.矽谷」

行政院宣布今年是拚經濟建設年,投入上兆資金,四年GDP平均成長要達到二.五至三%。提振國內經濟:投資五加二產業創新、數位創新、晶片設計與半導體產業創新、基礎科研等。聽起來還是像震耳欲聾的競選口號,因為始終沒見到任何一項具體計畫。
創新產業中有「亞洲矽谷」,後來改為「亞洲.矽谷」,中間加個黑點是何奧妙?行政院的年度預算,亞洲矽谷編列了一百一十二億台幣,占總產業預算四分之一。行政院聲明:並非園區建設經費,一百多億不是小數目,這筆錢要怎麼用呢?
最初有「亞洲矽谷」的構想,大概是意圖重複美國舊金山灣區的「矽谷」 經驗,為台灣創造另一個經濟奇蹟。美國矽谷為全球經濟帶來前所未有的繁榮,台灣若能成為「亞洲矽谷」,經濟效益達到美國矽谷的千分之一,也將獲益匪淺。
美國矽谷是個千年難逢的罕見機運,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複製不易。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舊金山灣區成為發展積體電路的中心,該地高科技工業基礎雄厚,環境宜人,著名學府加州柏克萊大學、史丹福大學的科研精英不可勝數。摩爾博士有先見之明,他的定律:積體電路每隔兩年,它的密度及速度將增加一倍!也一一應驗了許多年。在矽谷創業發家致富的人車載斗量,破產失敗的更多。
矽谷是一個生態系統:創意想法、人才、技術、精神、資金的適時聚合,循環運作而成功。所以有矽谷當地的創業家問:「為什麼台灣現在要搞一個亞洲矽谷?」
拿「亞洲矽谷」做競選口號,固無不可,但現階段的台灣,有條件成為另一個矽谷嗎?新政府上台後,反對亞洲矽谷、認為不可行的聲音強烈,經過通盤檢討亞洲矽谷政策,突然出來個新招牌:「亞洲.矽谷」,它究竟是個啥東西?
據說是某網路專家政委,重新組合亞洲矽谷概念為「物聯網:桃園試點、鏈結亞洲、連接矽谷」,以它帶動台灣經濟的轉型與升級。蔡英文訪中美洲,在舊金山矽谷,為「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開幕,她說:「亞洲.矽谷」連結矽谷的科技公司、研究單位、科技社團,技術、資金、人才等,形成一個高度價值的價值鏈。
「亞洲.矽谷」的計畫執行中心到底要做什麼?物聯網概念並不新奇,連結美國矽谷各公司、單位、技術、人才等,就形成高價值鏈了,高價值有多高,怎麼做,能帶動經濟轉型與升級?一概語焉不詳。
「亞洲矽谷」之說由來已久,事到如今說詞反覆,還是一句空洞口號。美國前總統甘迺迪名言:「任何複雜的事,如果不能在十五分鐘內做出清楚的簡報來,證明此人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做什麼!」
如果「亞洲矽谷」只是個未經深思熟慮的競選噱頭,勝選後應務實檢討之,拿出具體可行的經濟計畫來,大可不必玩弄標點符號,在四個字中間加黑點子。
我們很同情政客們多數不懂高科技,經常張口便錯、不知所云,但切莫心存僥倖,欺盡天下無人,上百億經費,茲事體大,必須要向老百姓交代清楚。(作者為電影導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