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亞太地區形勢之判斷,脫不開經貿財金與軍事安全兩大面向

亞太地區形勢之判斷,脫不開經貿財金與軍事安全兩大面向。倘若朝鮮半島與南海情勢被區域強國列為首要兩大熱點,則美中兩強不免將有緊繃對峙,成為美國川普政府就任初期亞太政策的焦點。而美國與中國軍方,在各自的重大雙邊關係與區域安全決策程序中,發言權與影響力則相對增加。
雖然打擊伊斯蘭國允為川普對外政策之第一要務,也是國際社會檢證美國政府「百日新政」的重大指標;即便如此,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甫就任,仍選擇立即走訪南韓與日本,標誌了美國國防部對於本區域軍事同盟的高度重視,或至少在對伊斯蘭國發起攻擊前,須先穩住亞太軍事安全情勢。
馬提斯部長在首爾重申保衛南韓的安全承諾,以及部署薩德 (THAAD)反導彈系統之決心;在日本強調美國承認日本對尖閣諸島之行政管轄權,並將依循安保同盟協助日本防衛,凡此均直接與中國,尤其是解放軍所堅持的安全利益針鋒相對。在南海問題上,雖然馬提斯表明將窮盡一切外交手段,而無激烈軍事行動的需要;但提勒森國務卿在任命聽證會中,強調「停止中國在南海造島,並拒止其使用」的證詞,中國既難忘懷,亦不會接受。
自從前年底,習近平全力推動「深化國防與軍隊改革」,仿效美國「戰區主戰」概念,改編成類似美軍「統一作戰司令部」的五大戰區,由戰區司令總綰轄內所有軍種之作戰部隊。此一軍事指揮管制上的重大變革,不但將根本地轉變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爭與戰役指揮,也將使得戰區司令在應處周邊軍事衝突的決策上,扮演比以往更吃重的角色。
農曆年前,出身中共潛艦部隊並有亞丁灣遠海護航編隊總指揮經歷的袁譽柏中將,被拔擢為南部戰區司令,是解放軍建軍九十年來,第一位海軍出身的戰區司令,負責南部各省及廣大南海地區的軍事作戰指揮。相對於責任區從阿拉斯加到印度洋的美軍太平洋司令,未來中美兩國在南海議題上的決策含量與軍事較量,海將對海將,亦存有不同於過去的各種可能想像。
再過六個星期,我們國防部須依《國防法》第卅一條第四項之規定,將「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呈送立法院。我國軍方對於國際及亞太安全情勢之判斷,未來四年國防政策與建軍規畫,軍事戰略與防衛作戰構想屆時均將出爐,而其對於整體國家安全戰略所展現的方向與內涵,自亦將有重大影響。
此外,去年美國歐巴馬政府簽署公布之《二O一七國防授權法》就如何提升台美高階國防官員交流、軍事安全援助以及對台軍售等議題,已有明確規定;如今川普政府的亞太策士們,對於強化台美軍事合作關係也多有倡議。台美兩軍如何共創新軍事關係,以及中國大陸將如何回應,亦將成為牽動台海及區域安全的關鍵。
在可預見的未來,亞太安全形勢發展,尤其朝鮮半島、台海與南海三處,美中台三邊的國防軍事領導們,都將有更大、更重要的決策角色。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