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6日 星期二

韓國放送公社(KBS)報導,這八大財團年營收占南韓經濟總額的一半

韓國放送公社(KBS)報導,這八大財團年營收占南韓經濟總額的一半。會場擠滿記者,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現代汽車會長鄭夢九、SK會長崔泰源、LG會長具本茂、樂天會長辛東彬、韓華會長金昇淵、韓進會長趙亮鎬、CJ會長孫京植一字排開,面無表情地坐在證人席上,面對「國政調查特別委員會」十六名議員尖銳質問,回答有關他們捐款給崔順實創立的Mir基金會與K體育基金會、與是否在商業上獲得回報的問題。
南韓中央日報報導,議員對這些企業鉅子說話的語氣,有時就像在斥責犯錯的小孩一樣。議員花最多時間質問李在鎔,最尖銳的問題也都針對他。有時候李在鎔似乎被嚇到,不斷重複說他對惹出的麻煩深感抱歉。
法新社與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李在鎔遭受盤問時似乎極度不自在,試圖轉移議員提出關於三星與崔順實家族有瓜葛的問題。議員提到他臥病在床的父親李健熙時,他眼眶濕潤;被問到繳了多少遺產稅時,他倒吸一口氣,說他不知道。
李在鎔屢次被質問何時、如何得知總統閨密崔順實這號人物,他堅稱想不起來。他說,不知道三星捐了兩百零四億韓元(約六億台幣)給崔順實的兩個基金會,因為「金額算小」,所以屬下「沒有事先告訴他」。三星捐給兩個基金會的金額是所有企業中最多。
李在鎔承認朴槿惠確實與他單獨會面兩次,希望三星協助促進文化與體育發展,但並未要求他捐款給崔順實的基金會。李在鎔也坦承三星送了一匹價值十億韓元(約台幣兩千七百萬元)的馬,給崔順實的女兒訓練馬術。他否認三星捐錢給基金會和提供馬匹是為了換取商業利益。
朴俊根是調查南韓企業績效表現的組織CEOscore主席,他評論李在鎔的證詞說:「他回答『不知道』、『不記得』,這些都是法律高人指點的結果,不只是股東,客戶也會質疑這種人要如何帶領跨國公司?」
李在鎔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上次是去年為三星旗下醫院成為「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MERS)疫情爆發源頭而道歉。
這場聽證從上午十點開始,中午十二點半暫停讓大家吃午餐,下午兩點半繼續,總共開了超過五小時。李在鎔上午九點廿五分在大批保鑣與幕僚陪同下抵達國會,是八大財團掌門人中最早到場的。勞工團體在國會入口附近示威,高呼逮捕他。李在鎔匆匆從入口走到聽證會場,大批記者連珠砲問問題,他都不回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