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日 星期日

台企銀董事長朱潤逢指出,台企銀紐約分行應可如期在今年底開幕,

台企銀董事長朱潤逢指出,台企銀紐約分行應可如期在今年底開幕,為兆豐事件後首家在紐約設分行的國銀。
朱潤逢表示,美國對洗錢防制的重視和嚴謹超乎國內想像,合規成本很高,台企銀為了設紐約分行,花了二年多的時間,美國聯準會(Fed)又一天到晚要求補件,非常麻煩。他曾忍不住向提出申請的前董座廖燦昌抱怨,廖半解釋半安慰地回他,「紐約是全球金融中心,不去不像銀行」。
朱潤逢指出,因申請案遲遲未過,台企銀一度打退堂鼓,並通知美國律師準備撤件。沒想到Fed得知後急忙向台企銀致意,希望挽回,終於在去年底獲得核准。
朱潤逢說,收到Fed核准函後,到今年三月底都一直等不到紐約金融署(DFS)發給籌備許可執照,「感覺有點慢」。他與一位副總及紐約籌備處經理,三人一起去拜會DFS。沒想到DFS派出十二人大陣仗,「審問」了約二個小時。
朱潤逢回憶,DFS問他,以後台企銀紐行的法遵是從要從哪裡派,他當下毫不考慮地回應要在紐約聘僱,因為比較熟悉當地法令又沒有文化差異。DFS似乎很滿意,一周後就發下執照。
朱潤逢說,當時Fed提出的最後一項要求,就是要台企銀提出完整的合規手冊,並需經董事會通過。當董事們看到大概有十公分厚的合規手冊時都嚇到了,擔心未來可能要去紐約上洗錢防制課。
他認為,兆豐此次出包是疏忽、硬坳又誤判,美國律師也認為是溝通、公關上的疏失,不是涉及洗錢。金融主管機關都很強勢,要維護權威,更何況是大國。DFS認為兆豐不認錯,才會重罰。在人家的地盤上做生意,一定要尊重當地的監理。
朱潤逢舉例,去年台企銀人事調動,更換台企銀上海分行行長,但沒事先照會上海銀監局。雖然總經理特地赴陸解釋,在台灣人事調動是機密,還是被銀監局大罵一頓,各項業務全部被卡住。
「其實認錯改善就好了」朱潤逢說,去年十月他趕忙去拜會上海銀監局局長,見面第一句話就說「非常對不起沒有事先照會,這是我們的錯,以後再也不會發生」,對方態度馬上大轉,現在雙方溝通順暢,台企銀上海分行人民幣業務已經順利上路,比同時期申請的同業都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